当前位置:首页 >> 中心专家 >> 郭士英 >> 结构调整的难点及四个决定因素
结构调整的难点及四个决定因素
chinacir.com.cn   2010年3月29日      文字大小:[ ]  收藏本页
目前经济和产业结构的矛盾,大家都比较清楚了。中央的精神也很明确,最近李毅中部长谈得也比较具体。

但是结构调整历来就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很多国家都是眼睁睁看着危机发生后,被动调整产业结构,很难主动完成。

个人认为,其主要原因是既受到原有体制惯性的制约,又会面临既得利益主体的巨大阻力,还有就是新技术、新产业有一个形成或培育的过程。所以,社会很难形成有效地推动力量来主动完成调整,或者说大家都缺乏主动性,毕竟,谁愿意自己革自己的命呢?

例如地方政府,主动调整会带来人员安置和重新上岗的问题,他们需要一个准备和适应过程;再例如,各有关行业或部门会怎么想?他们会互相观望并与政策博弈,都不愿意第一个做出牺牲;又例如企业本身,这些搞经营的人不可能是万能的,他们不便离开自己的领域,或做比较大的跨越,出于利益的考虑,他们会尽量延续原有的生产和经营模式,不愿意转行或增加自己的成本,所以很多情况下,只有“撞南墙”了。个人认为,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是一个较为长期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中国可能需要5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最终有效推动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可能需要各个方面的综合努力,突出的有这样四方面:

第一、外需减少——原因可能是国际贸易保护主义逐渐兴起和全球化退潮并且人民币不得不升值;

第二、生产成本提高——国内经济转型和社会稳定必然需要逐步增加国民收入水平,反过来提高生产成本。不能廉价出售劳动自然会减少廉价出售资源,出口生产和资源消耗也就就少了,这是经济转型的重要一步;
    第三、资源税和环境税——抑制盲目的低效生产,尤其是出口部分,增强服务业;

第四、科技创新水平及应用——在某种程度上,中国的转型可以概括为“从低端生产向高端生产”演变,这就需要各行各业的科技创新及推广应用,否则,转型不会成功,甚至,中国崛起之路就会意外终止。

2009 年11 月3 日,温家宝总理面向首都科技界发表了《让科技引领中国可持续发展》的讲话,新能源、节能环保、电动汽车、新材料、新医药、生物育种和信息通信七大产业列为战略新兴产业。2009 年12 月初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公报》体现了中央政府的这一决策思路,《公报》显示明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之一就在于“加快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

2月2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在京召开干部大会。会上李毅中作了主题为《当前经济形势的几个热点问题》的经济形势报告。指出:“目前,新兴产业包括新能源、新材料、高端制造、网络信息、生物医药、航空航天等等,我们必须积极跟进,大力发展新技术,催生新产业,并注意新兴产业要与传统产业紧密结合。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包括生产性服务业,如物流、电子商务、软件服务、服务外包、工业设计等;以及生活服务业、文化产业等等。”

如此多的新型战略行业,谁能快速胜出,很难预料,预计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股市投资者可作为题材,但还要考虑短期估值水平。类似区域概念,已经炒作很久了,值得警惕。区域经济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北京、上海、深圳有很多股票还比那些概念股便宜很多,地区优势一直都在,我不觉得哪些区域“刺激一下”就能轻易超越这些地区而更值得滥炒。